民民间艺术瑰宝-----杨柳青年画

杨柳青年画的象征造型


  杨柳青年画的许多造型都蕴涵着较深刻的象征意义,尤其在“托物寓意”的象征性手法运用上,本领惊人,运用自如。“通过某一特定的具体形象以表现与之相似或相近的概念、思想和情感”,荣格说:“象征是某种隐秘的,但却是人所共知之物的外部特征。象征的意义在于:试图用类推法阐明仍隐藏于人所不知的领域,以及正在形成的领域之中的现象”。中国古代人的气质较为内向,在感情的表达方式上重含蓄,以含蓄为美。也正是这种气质的代代传承,在文学艺术阶段上,象征性艺术手段的广为运用就成为一种常见的表现形式。杨柳青年画的许多造型就是运用了民间文学的比兴手法,借景抒怀,托物寓意,达到含不尽之意在言外,蕴脉脉深情在其中。台湾著名学者就“象征”重要性能阐述为“那就是它的符号性,比喻性与暗示性,此三者构成象征的三个最基本的性能,是构成象征的三个基本条件”。既如此,我们不妨将杨柳青年画中具有象征意义的造型按照此三个基本方面做一下分析:

  谐音象征:原本是文学中的一种语言表达形式,民间俗称“口彩”,具有很广泛的民众基础,也正是这种社会的广泛性,杨柳青年画将之运用到造型中来,用谐音的方式,将一组画面表达出吉祥的象征意义。讲究“意理功趣”以示祥瑞之意。画面既要透显吉庆韵味,又要构图饱满匀称,娃娃题材便是杨柳青年画以谐音为象征的最常见种类。如:

  莲(连)笙(生)贵子———画莲花,娃娃抱笙坐吹。

  瓶(平)升五蝠(福)———画娃娃扑打瓶中飞出的蝙蝠。

  莲(连)年有余(鱼)———画娃娃抱鱼,莲花。

  五福(蝠)捧寿———画五只蝙蝠,寿桃。

  吉(戟)庆(磬)如意———画娃娃,金戟,磬和玉如意。

  寿(受)天百禄———用天上两个仙童捧一“寿”字,地上四个童子抬一百合花,百合上再立一个头顶鹿盘的儿童。

  万福(蝠)攸同———画中儿童骑各式各样蝙蝠从天而降。

  福(佛)寿三多———画儿童背举桃,石榴,佛手柑。

  双喜临门———画天宫赐下两个喜字,喜鹊绕飞,下有一骑马报捷童子,身背喜报巡于门前,假借它物的谐音而组成此幅画图。

  喜叫哥哥(蝈蝈)———画一妇女听蝈蝈叫,有童子三人嬉戏。

  金玉(鱼)满堂———画美人二,男女婴儿各一,金鱼缸。以示“金男玉女满堂欢”之意。

  莲灯(连登)太师(狮)———画两个肥胖小儿,一举莲花灯,一戏狮子狗。

  谐音的例子很多,如荷花与“和发”谐音,有和合发达之意;糕与“高”谐音,寓意高升;枣与“早”谐音,桂与“贵”谐音,寓“早生贵子”之意等,尤其应该注意的是,有的“谐音”物象与字面有着恰到好处的内在联系,如“莲(连)笙(生)贵子”、“金玉(鱼)满堂”、“喜上眉(梅)梢”等,鱼———象征富足有余,喜鹊———象征着喜庆的事物,形象与谐音的巧妙应和,相得益彰,这种集体意识的创造物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逐渐固定为特定观念的替代物,长期在民间流传,运用不衰,成为生活中不可少的一种慰藉。而有的“谐音”物象与字义只是从“讨口彩”的吉祥谚语出发,内涵上并无多大的联系,甚至有强牵之嫌,如“马上封(蜂)侯(猴)”“吉(戟)庆(磬)如意”、“耄(猫)耋(蝶)富贵”、“攀贵(桂)乘龙”、“桂(跪)序生(笙)平”等,多在市民甚至文人、官宦阶层习用,随着历史岁月的变迁,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侯”与“猴”、“吉”与“戟”、“庆”与“磬”等似乎再也寻找不到内在的联系,也就逐渐被人民群众所遗忘或不再运用了。谐音的象征造型是杨柳青年画的一大特色,运用谐音的象征手法这一优良传统是发展的一条好途径。

  喻意象征;喻意是文学修辞的一种手法,有“明喻”、“暗喻”、“借喻”等类型,在杨柳青年画中常用这种手法将一件物体或一组画面表达出美好的意义,以表现理想、要求和愿望,如:

  芙蓉———喻意幸福。

  牡丹———喻意富贵。

  羊———喻意吉祥。

  春牛———喻意大地回春。

  石榴、葫芦、葡萄、莲蓬———喻意多子。

  桃、龟、松、鹤———喻意长寿。

  鸳鸯、双飞燕、并蒂莲———喻意夫妻恩爱,同心永结。

  龙、凤———喻意吉祥。

  鸡———喻意大吉大利。

  鱼———喻意富余长足。

  诸如此类等“皆取美名,以通祥祉”。正如年画口诀中讲的:“画中寓吉利,才得满人意”。有关喻意(含隐喻)的手法,闻一多先生在《说鱼》一文中:“喻不用讲,是诗的比”,“喻训晓,是借另一事物来把本来可以说得明白的说得不明白点。喻与隐是对立的,只因两者的手段都是拐着弯儿,借另一事物来说明一事物,所以常常被人混淆起来”。闻一多先生还谈到:“在中国语言中,尤其在民歌中,隐语的例子很多,以‘鱼’来代替‘配偶’

  或‘情侣’的隐语,不过是其间之一”。“……

  鱼喻男,莲喻女,说鱼与莲戏,实著于说男与女戏”。在杨柳青年画中,这种隐喻的手法也掩盖在一种图吉利的背后了。“莲年有余”由于和生活的紧密联系,只取其寓意,莲花为花中君子,是盘根植物,取其枝叶繁茂本固枝荣之意,以祝时代绵延,家道昌盛。鱼,寓意生活富裕美好,鲤鱼善跳龙门,又喻为高升幸运的吉祥寓意了。实际上,从千百年的文化积淀中,按升殖文化说,也正说明了莲(女),鱼(男)相悦,中生贵子,枝叶繁茂,本固枝荣的延续之意。在画面中,童子抱鱼怀中,莲置侧后,童在中位,从这个意义讲,隐喻着代代相承的生殖观。再如,年画中借藤蔓缠绕以喻子孙万代等寓意,都说明了这种传代的生殖观念,这是农耕社会在文化形式上的体现。

  符号象征:德国著名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说:“符号化的思维和符号化的行为是人类生活中最富于代表性的特征”。文艺符号学的奠基人,美国的苏珊·郎格讲:“艺术中使用的符号是一种暗喻,一种包含着公开的或隐藏的真实意义的形象,而艺术符号却是一种终极的意象———一种非理性的和不可用言语表达的意象,一种诉诸于直接的直觉的意象,一种充满了情感、生命和富有个性的意象,一种诉诸于感受的活的东西。因此它也是理性认识的发源地”。这段话不仅表明了艺术符号的特征,也表明艺术符号具有象征性,不可言说性,情感性等。“在艺术中,符号就是思想的具体感性基础的袒露”。杨柳青年画的创作观念是集体意识与个体意识的统一,集体意识是一种传承已久的集体的心智,它使那些与人的切身利益相关的客观对象逐渐固定化为观念的替代物,形成了民间美术中的符号,这说明杨柳青年画中的符号也同于其他民间美术造型中的符号一样,它在思维上蕴涵着象征的意义。

  蛀———万字不断头,“蛀”字原非汉字,是梵文,唐武则天长寿二年采用的汉字(读“万”),有吉祥万福之意。从“蛀”字四端伸绘出各种连锁花纹图案,意为绵长不断,有蛀字锦,长脚蛀,或富贵不断头之意。(上)



  
                   作者:王宝铭吴国恒

 

 

Copyright@2001-xq.net.cn All Right Reserved


制作与维护:西青信息港数据中心 Tel:022-27932843  地址:中国天津西青区文化路4号(300380)

津ICP010081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浏览器